当前位置> 淄博晚报 >淄博晚报13版

嫂子
舒一耕
日期:[2019年01月11日]  版次:[13]  稿源:[ 淄博晚报 ]  作者:[ ]  

  那时我还小,大约两三岁的样子。
  模糊记得那时的我每天像丑小鸭一样,在地上笨拙得撇着两条小腿乱跑,也模糊记得嫂子把我高高地举过头顶,我在空中嘎嘎地笑着的情景。
  嫂子什么时候到的我们家,我早已记不清。嫂子在我朦胧的印象中,是高高的个子,秀美的脸庞。瘦瘦弱弱的嫂子,有病黛玉般的风姿。
  嫂子是庄稼人,土生土长。但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上,嫂子都像城里人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嫂子是那样地端庄和慈善、模样也是那样地白净。嫂子人缘极好,对待乡里乡亲极有礼貌,嫂子也更善于体贴人;那时候的大人们常常这样说。
  嫂子禀性爱哭,而且每次哭都是因为我惹的。我那时简直是个混世小魔王,嫂子逗我玩的时候,我一不高兴,就赶她走,不让她在我家呆,却不知这也是嫂子的家。
  我犹记得那时我对嫂子发脾气的时候,常常扯着嗓子大喊:“你快走吧,不要脸,你为什么总赖在我们家不走呢!”嫂子起初听了,虽觉得话不顺耳,但知道我是不更事的小孩子,并不和我计较,脸上依旧笑微微的。但是时间一长,我依然恶性难改,我不但骂一些更难听的话,而且经常张牙舞爪地赶嫂子走。嫂子是个脸面极薄的人,她实在受不了了,便哭着回了娘家,有时一住就是个把星期才回来。
  “你真是个‘小活魔’。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像个小孩子。”那时大人们常这样对我说。后来,嫂子住院了。嫂子得的是什么病,我不知道。打那以后,嫂子就没回来过。而那时的我茫然之中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于是我就常常吵嚷着要嫂子回来。这时大人们的脸上总阴阴的,说:“你把嫂子气走了,她再也不回来了。”一听这话,我猛然大哭起来。
  若干年过去了,我早已长大成人,有了自己的孩子。以前的大人们也都变成了老人,我与他们在一起时,便常常提到儿时的嫂子。他们总对我说:“你不知道那时你有多孬,经常赶你嫂子走呢。”听了这话,我默然无语,而嫂子的音容笑貌也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。

 
 
   
 本版文章  
腊八蒜
哈哈
在电线上开花
快乐幸福每一天
嫂子
 
 
   
   
广告位招商
   
   
淄博日报官方网站: www.zbnews.net
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媒体合作
Copyright 2010-2012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